将妄想付诸于文字。

全职/APH/tbc.

本职排版,玩物丧志。

© 无色妄想
Powered by LOFTER

痛觉残留【韩叶】

※ 肉。

※ 嘉世淘汰后叶修去找韩文清的故事。




韩文清在俱乐部里独自一个人看着挑战赛的录像,值得他看的挑战赛自然只会是嘉世对战兴欣的比赛。在看完赛季的录像之后,韩文清就一直在看挑战赛的录像,一遍又一遍。队里的人都早已经休息,训练室里显得有些冷清。

韩文清一边开着录像,一边打开了QQ的对话框。他在等,等那个人来找他。

正当韩文清将那盘录像循环了第四遍的时候,他听到了QQ的声音——是叶修。

“老韩,这么晚了还没睡啊。”霸图众人在张新杰的影响下,作息时间几乎比较统一。

“在看录像。”

“在看哥的录像吗,帅吧。”叶修说的有些没心没肺。

“嘉世大概会就此转售了。”

身为联盟资历毫不逊色于叶修的韩文清自然对于战队的经营十分了解,联盟如今也只是一个商业化的产业而已,荣誉是他们经营下去的最大动力。十年以来无数的队伍在失败中转售甚至解散,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创立了一代王朝的嘉世,有一天竟然也会面对这样的选择。他也只能感叹世事无常。

韩文清的聊天框里久久没有收到回复。韩文清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在他打算关闭对话框的时候,QQ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老韩,明天我来找你。”

韩文清也不吃惊,回了一句“好。”就关了电脑。他们之间的默契一向如此,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霸图正在进行着紧张的季后赛,虽说比赛的节奏紧张,可平时俱乐部还是十分注重选手们的放松,特别是霸图这些老选手们。比赛之间的休息时间大多是选手自由支配,只偶尔会针对下场比赛的战术和准备方面会集中进行讲解。

因此,韩文清第二天就向俱乐部提出了在住处休息的要求。

H市距离Q市并不远,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叶修就出现在了韩文清住处的门口。

作为霸图多年来的死对头的叶修一路上完全没有遮掩的打算,要不是韩文清早就对他们打过招呼,叶修估计到晚上都走不过来。


虽说叶修前一天直接睡到了下午,但是他的眼下依旧有些淡青色。不过人却依旧那么讨打,韩文清还没有招呼他,他就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径直走向韩文清住处最大最软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大有一种这里是他家的气势。

“老韩,你这里真是豪华到了犯罪的程度。”

“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你们霸图就喜欢在这种地方乱用钱啊,怪不得拿不到冠军。”

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整个人窝在沙发里,舒服得都快躺了上去。

“老韩,有烟灰缸吗?”

“要抽烟出去抽。”说是这么说,但韩文清直接没收了叶修手上的烟。

“老韩,我肚子饿了,有吃的吗?”

韩文清有些无奈。

“你从H市特地跑来就是来我这里抽烟吃东西吗?”

叶修听到韩文清这么问坐起了身子,却是拿过手边的靠枕直接向韩文清那张抢人钱包的脸上扔了过去,边扔还边嘀咕。

“真是没有情趣啊老韩,我这不是想见你吗。”

韩文清接过向他砸来的靠枕,将他们放回了沙发,完全无视了叶修的调侃。

“挑战赛,打的不错。”

“老韩你不专心你的季后赛来看挑战赛干吗?”

“不止我,他们都有看。”

“一挑三,哥帅吧。”

“幼稚。”

叶修耸耸肩,拖着韩文清就坐到了电脑前。韩文清并没有退出游戏,屏幕上的俨然是大漠孤烟,叶修一边滑着鼠标,一边敲着键盘,就这么操作了起来。

“老韩,两个赛季没和你打过了呢。”

“怎么,你现在想打?”

“我可是需要保养的。”

叶修说完,对着韩文清的脸就亲了上去。

韩文清挑了挑眉,“不是说要保养吗?”

“这也算在保养的范畴内啊。”叶修说着,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韩文清抓过叶修的手,直接将叶修整个人扯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个热烈的濡湿的吻。他们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一次退役,一场闹剧,让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兴欣胜出之后,所有媒体都将关注点集中于叶修与嘉世的矛盾和他退役的隐情。韩文清又何尝不想知道,但他不会问,叶修更不会答。比起这种情况,他们更愿意在床上好好翻云覆雨一番,或是在PK场上决一次胜负。
他们彼此将对方的衣服褪去,韩文清小心翼翼的吻着叶修的手。叶修的手长的很漂亮,长期操作的手指长的十分纤细,却又不同于女人的手那样柔软。就是这样的一双手,操作着斗神一叶之秋,三次将冠军从他手上夺走,韩文清想到这里,握住叶修手的力道就有些加大。
叶修此时却用着他另外一只自由的手,在韩文清的身上撩火。

韩文清的手也开始慢慢的下滑,直至身后。许久没有进行过情事的身体恢复了原先的紧致,韩文清拿过床头的橄榄油,涂满了手,重新进行开拓工作。

“……唔…老韩,你怎么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真没看出来啊……呃……”叶修一边感受着身体里手指侵入的感觉,一边吐槽着韩文清,却立马感受到了第二根手指的侵袭。两根手指在窄道内蜷曲、伸直,试图开拓出更大的空间。

叶修的呼吸开始粗重了起来,韩文清扫过的地方开始灼热起来,前方的欲望也抬起了头。摩擦到前列腺的一瞬间,叶修发出了变调的呻吟,听的韩文清心底有些痒痒的。在叶修正沉浸在前一波快感的时候,韩文清将第三根手指伸了进去。

“唔……老韩……”

韩文清一边扩张着,一边吻着叶修的脖颈和锁骨。空气中充满了情欲的味道。

韩文清插入的时候叶修几乎尖叫了出来,紧抓着床单的手指有些泛白,正召示着主人受到的疼痛。

韩文清几乎想退出去,却被叶修扯住了领子。

“……没关系,继续。”

韩文清停顿了一下,让叶修适应了一些以后再继续挺进。

“很痛吗?”

“……嗯……还好,痛并快乐着唔……”

韩文清开始照顾叶修身前因为疼痛而有些低头的欲望。

“啊嗯……老韩…不用客气,后面……动……”

叶修对于韩文清的温柔毫不领情,这却让韩文清有些不安了起来,这样要求着痛感的叶修有些不真实。

“会受伤的。”

“没关系,动吧……”叶修的腿开始在韩文清的腰上磨蹭了起来,手也环上了韩文清的脖子,一副诱惑的样子。

韩文清却不理会他,直到他确认了叶修已经完全适应以后才开始朝着之前确认的那一点挺腰。节奏虽然并不快,但是叶修能感受到属于韩文清的强硬。仿佛是致美的罂粟,叶修承认自己对这种被操控的感觉上瘾了。

不知不觉间,空气中响起了抽插的水声。两人都有些忘情,韩文清挺进的节奏越来越快,叶修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快感逼近理性的边缘,大脑早已失去了思考的功能。

“啊……啊嗯……唔……韩……老韩……”叶修逐渐高昂的声音召示着高潮即将到来。韩文清的喘息也越来越重。

“唔……”

“啊……”

终于在两声低吼中,韩文清在叶修体内释放,黏糊的液体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溢出。叶修也在释放后不停的喘息着,身体内部依旧灼热,却冷不丁的听到韩文清问: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韩文清不傻,他不会觉得叶修这次来仅仅是为了对他炫耀挑战赛的成绩,更不会是单纯的想与他温存。他在等着叶修对他说些什么。

关于那场闹剧,关于这场比赛,关于嘉世,关于兴欣,关于他自己……

可是叶修只是搂着他沉默着,因为一场情事而加剧的喘息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韩文清也只是搂着他,仿佛两只互相取暖的兽类。就在韩文清放弃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听到了叶修的回答。

“……老韩,我真害怕那是我最后一场比赛。”

叶修的声音因为之前的激情而有些嘶哑,语调却是一如既往的不羁。可韩文清知道,那一刻的叶修是真的在害怕。

他不害怕被驱逐,不害怕与自己朝夕相处十年的角色分开,不害怕被孤立,更不害怕自己老去。他坦然的接受这一切,因为他有他自己的追求。他与韩文清这样的初生代选手追求的永远是那样简单粗暴,他们需要的仅仅是胜利。

衰老无可避免,少年没有重来。可他唯独害怕的,是自己尚未老去,却已经失去追求胜利的资格,没有了梦。

“……”

韩文清什么都没有说,叶修不需要安慰或是鼓励。他唯有俯下身,将身下的人紧紧的抱住。




***


叶修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了,撕裂般的痛感在身体内残留着,又似乎是在告诉叶修,一切都是现实。

他战胜了嘉世,他回到了熟悉的赛场。
他还有他的梦,他还能追求他的胜利。

中午的阳光透过窗帘,将暖意弥漫。门的另一端隐约传来了键盘的敲击声,那是打荣耀的声音。

叶修有些艰难的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大喊了一句:“老韩!!我肚子饿了!!”


fin.







评论 ( 6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