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妄想付诸于文字。

全职/APH/tbc.

本职排版,玩物丧志。

© 无色妄想
Powered by LOFTER

崩塌【周黄】

◆是一个关于妄想症的故事。

◆BE慎入。

◆LFT主怀着一颗干净的心爱着周黄。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黄少天像极了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的那个样子,个头不高,声音有些尖尖的,语速极快的不停的和周泽楷说着些什么。

而周泽楷一如往常,用简短的“嗯”回答着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话,他早已习惯、也喜欢极了这样的场景。

梦的最后他听到了黄少天突然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断断续续的、连声音也难得的放轻了的话语:“我…我喜欢你。”

 

周泽楷在闹铃声中醒来,从前的他从来都不需要闹铃,生物钟自动在战队训练时间前一个小时就醒来,不知道是冬天的原因,还是自身的原因,现在几乎都是靠着闹铃才能醒来。他坐起身,伸手按掉了床头柜上的闹铃。

S市的早晨依旧是这样,高楼遮住了阳光,从周泽楷的楼层望出去,大概除了高耸入云的楼房,就是塞满了马路的交通工具和人群。即便轮回安排的住处已经尽可能的避开了市中心,但这或许就是这个城市的常态,嘈杂而又忙碌。

周泽楷踏进轮回训练室的时候,大家早已经开始训练,作为技术指导的他在如今一代的人眼里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如同当年的叶修一样。

作为轮回新任队长的少年把昨天比赛的视频交给了周泽楷,周泽楷接过录像盘,打开了投影仪,开始了他日常的工作。

屏幕上很快就显示出了图像,那是轮回对蓝雨的团队赛,昔日蓝雨不敌轮回,如今的结果却又恰恰相反。周泽楷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上的角色,一枪穿云,夜雨声烦。两个角色在屏幕正当中对决着,这是两个年轻的小选手的第一次相遇,却不是这两个角色的第一次相遇,江波涛站在周泽楷的身边,两人几乎是看到夜雨声烦的那一瞬间就将视线转移到了聊天框上,但是一直到比赛结束都没有看到什么信息。唯一有的只有战前的一两句交流。

周泽楷皱了皱眉,对于这样的夜雨声烦,真是不习惯。江波涛似乎注意到了周泽楷有些走神,在旁边拍了拍他,两人这才重新关注起了己队的操作。

周泽楷多年以来的交流困难始终没有进步,因此轮回将江波涛也留了下来,一方面作为技术指导,另一方面,则是周泽楷的人形翻译机。两人带着新一代的小选手们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视频,然后向他们一个个指出优缺点。

 

周泽楷再度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早就过了中午,虽说依旧是在做着平时的工作但是始终觉得注意力不够集中,心中有些烦躁,是对于轮回的败仗还是对于另一个人这就不得而知了。

烦躁中,他点开了QQ,个人资料上原本一枪穿云的昵称早已改成了如今网游ID的名称,但是当时的游戏角色的头像并没有变,依旧是那个属于周泽楷的一枪穿云的头像,或许是因为自己对于角色的羁绊,也或许是因为那个人曾经不止一次说这个头像才更适合他。

鼠标不自觉移动到了那个熟悉的人的头像上,虽然头像是暗着,但是他知道,这个时间他一定在。

“少天。”

“咦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吃饭吗?怎么来找我啦,别告诉我你想我啦。昨天的比赛看到了没!!我们蓝雨的小鬼很棒吧!!!周泽楷我告诉你这次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周泽楷认认真真的看完长长的回复然后笑,心中的烦躁似乎也稍微减轻了一些。

“嗯。”

“我靠我靠我靠周泽楷你别嗯啊,你这不是在敷衍我吧?我说真的哦!还有什么时候来G市啊我们俱乐部旁边开了家特别好吃的西餐店,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我带你去吃!!”

“嗯。”周泽楷继续笑。

江波涛走进休息室的时候看到的大概就是这个景象,他的队长…不对,现在不是队长了,周泽楷一个人盯着屏幕笑的人畜无害,要是被他的女粉丝们看到了这还得了。江波涛想着叹了口气。

 

轮回客场对战蓝雨的时候周泽楷和江波涛也跟着去了,在主队的备战室外,江波涛照旧和对方选手还有技术指导喻文州打着招呼。

“喻队好久不见。”

“呵呵,早就不是队长了。”

江波涛和喻文州偶尔还扯几句日常,倒是几个小选手们有些紧张。周泽楷站在江波涛边上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言不发,他的不善言辞他们都是知道的。

“小周最近还好吗?”

“……嗯。”

“那不打扰你们了,大家加油吧。”喻文州说着就回到了主队备战室里。

“嗯。”

江波涛也带着他们一行人向客队备战室走去,周泽楷却站在那里,像是在找谁的样子。

“队长!该准备了。”

“嗯。”周泽楷垂下头,跟着队伍走向了备战室。

 

在备战室的电脑前,周泽楷习惯性地又打开了黄少天的对话框,对方的头像仍然是暗着的,却有一句留言。

“我靠我靠我靠今天感冒了啊不能跟着战队去比赛了啊!!!被我们队长按在了宿舍里不让出来啊!!!你说着还是人干出来的事吗?好不容易来一趟G市又要等下次了啊啊啊啊!!!”

“没事。”

周泽楷敲下了这两个字以后半天没等到黄少天的回复,大概正在休息吧,周泽楷想了想,又加了句:“我等你。”

 

江波涛去找喻文州的时候是那场比赛后的一周了。其实喻文州和江波涛两边都多多少少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也因此对于那场意外,他们两个人的心情都格外复杂。

当初江波涛告诉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愣了很久很久,仍江波涛再怎么熟悉周泽楷,在这方面他都无可奈何,他能做的就只有安慰。可是周泽楷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周泽楷出现的时候又像往常一样,在战队做指导,拍代言海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江波涛心中却仍然有些不安。

或许这种时候,唯有时间才能够冲淡一切,他这么想着。也因此当江波涛重新看见周泽楷在屏幕前露出那种笑容的时候,他是何等的高兴,他想队长终于走出了那场阴霾。可是待他走近时,看到对话框上显示的备注名称和对话内容的时候,才意识到,周泽楷或许这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少天。”

“嗯。”

“嗯。”

“嗯。”

“嗯。”

“想你。”

“嗯。”

“嗯。”

“嗯。”

“嗯。”

“没事。”

“等你。”

“黄少天。”

“黄少天。”

——备注名称:黄少天。

 

喻文州在江波涛离开之后打开了黄少天的QQ,那是黄少天最后留下来的少数的东西之一。右下角的头像闪烁着,喻文州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打开了它。

从那之后到现在,整整三个月的聊天记录,大多都只是一个“嗯。”字,仿佛屏幕这头的人还在,还会对着聊天框傻笑、脸红,还会飞速的打下大段大段的文字回复,还会找他pk,还会向他抱怨比赛的结果,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鼠标滑到了最近一周的留言,已经几乎全是黄少天的名字了。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一声一声的呼唤,在屏幕那一头等待的回复却迟迟不来。喻文州终于垂下头闭上了眼睛,肩膀微微颤抖着。

喻文州没有看见的,被摘下的耳机里此时却又传来了一声信息提示,屏幕上显示又有一条新留言,还是周泽楷。

“黄少天,我也喜欢你。”

 

周泽楷的世界崩塌了。

 

Fin.


评论 ( 6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