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妄想付诸于文字。

全职/APH/tbc.

本职排版,玩物丧志。

© 无色妄想
Powered by LOFTER

Another Story【双花】

※平行世界梗。

※BE慎入。

-

00

没有一个故事是完美的。

-

-

01

张佳乐的桌子上放着一张处分书。

他的成绩并不差,甚至有的时候还能排上班级前列,对于其他人来说,张佳乐本人也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就是有的时候容易情绪化,符合极了一个普通高中生的形象。

不过他却有个所有老师都痛恨的喜好,打网游。

这是张佳乐第三次被发现旷课跑到网吧打网游,就算是再如何成绩优异,老师也终于忍不住给了他一张处分书。张佳乐扫了一眼上面的字,大概是把自己的行为添油加醋的形容了一番,然后盖上了学校的印章。

不过对于成绩优异的学生来说,这一纸处分的价值几乎是零,张佳乐心里清楚,不过还是没能忍住,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本来还嘈杂的教室被这一声声响突然弄得格外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集中在了声音的源头——张佳乐身上。不过张佳乐似乎也没有怎么注意,收拾了下书包,重复着他前几天的行为。

-

荣耀是最近刚刚推出的热门网游,一区开放的时候甚至发生了服务器故障的bug事件,而一度导致注册困难。

不过张佳乐算是很幸运,他还是拿到了首批卡。不过他打开的时候看着头顶的名字还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百花缭乱”,这个像极了妹子名的ID顶在他捏的汉子头上,不过名字到底还是浮云,张佳乐纠结了一瞬就眼过云烟了。

张佳乐走出学校的时候还没到两点,工作日里网吧白天的人并不是太多,他跑向那家常去的网吧。

“佳乐,又跑来玩荣耀啦?”老板娘笑着招呼了张佳乐,显然是挺喜欢这位常客。

“嗯,今天有个boss要刷!”

张佳乐一边回答着,一边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迅速刷卡登陆游戏。弹药专家职业的百花缭乱在张佳乐的操作下,跑向了副本入口。

百花缭乱在一区的名气还是有一些的,虽然不比一叶之秋那样,弹药专家这种职业的操作性比较强,一般玩家刚开始总是会惯性的选择些无脑输出类的职业,比较方便上手。因此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在一区并不吃香,不过张佳乐却偏偏喜欢极了这个职业。各种手雷交相引爆引发的如同烟花般绚丽的场景他再喜欢不过了。

-

跑到boss刷新处的时候,张佳乐收到了组队邀请,点了同意就打算冲上去。可是情况却完全出乎张佳乐的预料,那是一场混战。

不过张佳乐对此虽然有些出乎意料,却还带着些兴奋,有什么会比在这种混战中杀到boss更得意的事情呢?张佳乐想着,少年好胜,他很快跟着队伍冲向了混战中的人群。

队伍里有两个战斗法师,一个牧师,还有一个剑客,加上他一个弹药专家,张佳乐不得不说,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职业构成。不过这种时候与其去纠结队伍的职业构成,不如先杀开一条路来的直接。张佳乐鼠标一划,一个爆缩式扔了上去,接着是普通手雷。爆炸时的光影显然将很多人的视线都蒙蔽了,当然,也包括他的队友。张佳乐这边正杀着眼前冲上来的鬼剑士,而队伍里的战斗法师和牧师的血条却已经都见了红。

怎么会?张佳乐一惊,刚刚的几个手雷应该足以将其他人的视线遮掩住,再加上后来的队伍输出,就算有些许失败也不该红血的如此之快,简直就像是被狂剑士开了技能卖血砍出来的。

狂剑士!!张佳乐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在光影里看到的红光,是那个狂剑士!张佳乐视线一转,同队的战斗法师和牧师此时的头像都已经变灰,他在两个倒下的队友边看到了那个狂剑士。

对方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张佳乐的样子,朝着相反的方向就冲了过去,刀光血影中,张佳乐看到了那个狂剑士头顶的ID:落花狼藉。不过混战仍然在继续,张佳乐及队友的努力只是清理了四五个人而已,他朝着落花狼藉看了一眼,对方此时仿佛像杀红了眼,一路朝着boss的方向杀了过去,旁边的牧师紧跟着他。张佳乐就这微微出神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剑客就杀了上来,张佳乐随即又是敲着键盘操作了一番。远处的落花狼藉显然已经成功的刷到了boss,周围围观的人不少,不过人数显然比起张佳乐刚来时要少了很多。张佳乐正打算加个落花狼藉的好友好好交流交流的时候,显示屏的屏幕突然黑了。

张佳乐抬起头,他的父母已经气势汹汹的站在他的身边,一副让他给个交代的嘴脸。不用想,一定是关于处分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

“爸、妈……”张佳乐的声音有些弱势,这种时候顶撞父母显然不是个好的选择。

“老师已经和我们说过了,回家说吧。”

张佳乐抬起头,母亲显然还打算说些什么,父亲却丢下这么一句话,显然是不想让他在公共场合下为难。张佳乐的心里突然就产生了强烈的内疚感。他收拾了下东西,跟着父母回了家。

“佳乐,你这样玩游戏多久了?”回到家,张佳乐直接跟着父亲进了书房。

“嗯……也没有很久,就一两个月。”张佳乐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的样子。

“虽然你的成绩还是那样,不过你现在可是高三,你见过其他高三的孩子和你一样天天泡在网吧里吗?”父亲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张佳乐没有回答,书房里沉默的气氛顿时让彼此都觉得有些尴尬。

“唉……”父亲见着张佳乐不回答的样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张佳乐轻轻的说着,语气里也是充满了内疚感。

-

张佳乐走出书房的时候母亲看着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他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张佳乐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显然心情也有些低落,被父母发现泡在网吧的时候本来已经准备好了挨骂甚至挨打的准备,没想到他们都没有这样责怪自己,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张佳乐心中的内疚感才会如此强烈。他握着手中的百花缭乱的账号卡,这本是他贴身不离的东西,他此时却想放下它。张佳乐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最终将账号卡锁进了抽屉。

-

02

张佳乐如愿的考上了一所K市的重点大学,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

可以说,他当初想过的无数种可能性里,偏偏没有这一种,他曾经想过成为一名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想过那么多个放荡不羁的梦想,最后却只是走了这条平凡的道路。

宿舍的几个哥们喜欢打网游,没日没夜的玩,玩的还正好是他高中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玩的荣耀。熟悉的操作声在宿舍小小的空间里回响着,张佳乐到底还是忍不住,凑上了屏幕。

“哎哟,乐乐,你也玩啊?”

张佳乐的名字有些偏女性化,宿舍的哥们早就嘲笑过他好几次了,最后索性直接叫乐乐了。

“乐你妹啊!这游戏我早八百年前就玩过了!”

“早什么八百年啊,前年出的好吗?哎哟……”舍友回答着,手上的操作没有停下。

“对啊就是前年,一出来就玩了好吗,见过初版卡吗?”

舍友一愣,初版卡,虽然荣耀的年龄并不大,但是任何一款热门游戏,能拥有初版卡还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你就吹吧,哪儿来的初版卡是不是自己画的?拿出来我瞧瞧?”

“卧槽啊你画一个我看看!!”张佳乐虽然这么说,可是卡确实是拿不出来。

舍友看着张佳乐没有什么动作,也只当他是在吹牛,也没继续搭理他,自顾自地下副本。张佳乐也没好意思继续看下去。

百花缭乱,弹药专家,荣耀。

这是他在18岁前的那个冬天就决定放弃的东西。舍友的电脑里传来了狂剑士重剑挥落的声音,张佳乐突然就想起来去年冬天,那个顶着和他一样以花为名的ID的人,落花狼藉。对方的操作技术毋庸置疑,可惜张佳乐到最后都没有能和他进行任何交流。

张佳乐站起身,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不再去思考游戏的事情。

-

张佳乐在大学的第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被班里的男生们叫去一起去通宵狂欢一番。同班的男生们显然是刚考完正在兴头上,在饭桌上拼起了酒,可惜张佳乐对于酒实在是不行。

“哎哟,乐乐,怎么名字和妹子似的这方面也和妹子似的,是男人就喝啊!”坐在他旁边的人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空酒瓶。

虽然这种挑衅实在是很低级,但是很不幸,张佳乐还真的中招了。

“喝就喝,怕你啊!给我拿两瓶来!”张佳乐大手一挥,一副千杯不倒深藏不露的姿态。

可惜结局是,半瓶倒。

同班的人吃完喝完显然还不打算回去,纷纷打算去网吧包夜。张佳乐迷迷糊糊之间被舍友也抬去了网吧。

傍晚的网吧里的人很多,更何况这个周末,又是有着荣耀职业联赛的周末。热门游戏竞技化,已经是一种趋势,这也已经是职业联赛的第二届了,更是决赛之夜。

张佳乐被室友扔在了沙发上,网吧里弥散的烟味呛的他咳了一会儿,大脑似乎也变得稍微清晰了些,他抬起头,看着众人目光所投向的大屏幕上。比赛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团队赛,网吧里的人都显得十分紧张,张佳乐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看清屏幕上的大字:第二届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比赛场馆恰巧就是在距离网吧1千米不到的体育馆里。

镜头对准的两个人,其中之一是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张佳乐早在一开始就听说过一叶之秋,对他会进入职业圈也并没有什么意外。对手是一个狂剑士,两人的操作速度都十分快,在回放中,张佳乐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落花狼藉。

03

K市是百花战队的主场,作为在K市大学就读的张佳乐,自然也是带着主场情绪,毫不犹豫的粉上了百花战队,粉上了百花的队长:孙哲平。

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张佳乐在一家小型的外企内工作,作为一个普通的职工。不过他偶尔也会在周末抽空看看荣耀职业联赛,看看百花战队。

“乐乐啊,又看游戏啊,多大的人了!”一旁的女同事说道。

“这叫电子竞技好吗,你看看人家嘉世战队,就那个贼眉鼠眼的就是他们队长,赌5毛钱他年龄比我还大!”

“唉行了行了,打游戏算个什么职业啊……”

“职业选手不就是个职业,人家一场比赛就几十万呢。”张佳乐回答道。

“哟挺了解的啊,当初怎么没选那条路啊?”

“呃……这不是情况不允许吗?”张佳乐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初去网吧打游戏被父母抓回来的情景。

“想点实际的吧,今天晚上去不去搓一顿啊?”女同事招呼着其他人。

张佳乐有些沉默,他当初是真的想过那条路,可是最终放弃的还是他自己。

他看着屏幕上的百花,看着落花狼藉,曾经不止一次想过,百花缭乱,这个无比适合百花战队的名字,要是自己当初没有放弃,他是不是可以和孙哲平一样,被职业战队邀请成为职业选手,在场上肆意燃烧青春,而不是像自己现在这样,坐坐办公室,辛苦却迷茫。

-

年底的时候,张佳乐回了趟家,他其实并不愿意回去。亲戚们一同吃顿年夜饭期间,不止一次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啊。父母也是,将矛头都指向他。对于张佳乐来说,这顿饭实在是吃的不轻松。

一周年假一过,他就急急忙忙赶回了K市,继续着他的工作。

父母到底还是为他安排了相亲,张佳乐在电话里险些就发作了。可是电话那头的父母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衰老到底还是让他心软了,只是一次会面,顺着他们的意思就好,他这么想着。

对方的父母显然是和他父母串通好,安排的地方是一家高档的酒店,张佳乐被迫换上了正装,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着正装的模样,咂了咂舌,他实在是不适合这样。

女方身着优雅的紫色长裙,笑着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从坐下开始就极为不自然,说出来的话、举止都显得极其不自然。另对方忍不住笑了出来。

“……请不要见怪,我只是觉得你实在太紧张了。”女方张口说话,极为好听的嗓音。

“……”

“你大概也是被你爸妈给逼来的吧,不用太在意啦,就当朋友之间随便的一顿饭,随便聊聊就好了,反正只要装出在相亲的样子就行了吧。”对方这么说着,用餐的动作也随意了起来。

张佳乐这才放松下来,他原本也不是一个擅长装腔作势的人。

女人和他聊了很多,告诉他她的父母是怎么怎么逼他来相亲。张佳乐也说了很多,他告诉她,他喜欢打网游,喜欢极了。这场相亲表面上到底还是成功的,虽然两个人自己清楚这只是一场互相抱怨的饭局,但是至少达到了目的。张佳乐喝了几杯酒,有些晕晕乎乎,但还好没有闹出什么笑话。

双方父母显然也是一脸满足,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就回去了。但是私底下,张佳乐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个女人。

张佳乐并不知道,那天酒店的包厢里,百花战队正在开例行年会,而孙哲平和他一样,在两杯酒下肚后,晕得不省人事。

-

04

每一个故事都不是完美的。

张佳乐常常会梦见一些场景,他梦见他的弹药专家百花缭乱站在了狂剑士落花狼藉的身边;他梦见他和孙哲平成为百花的双花,在场上披荆斩棘;他梦见他和孙哲平在炎热的夏天里一起研究打法,成为联盟的最佳搭档;他梦见他和孙哲平一起举起了亚军的奖状;他梦见自己和孙哲平一起站在全明星舞台上。

他梦见了许许多多的场景,仿佛触手可及的真实让他忍不住流泪。可是睁开眼睛,张佳乐却还是这个张佳乐,他幸运的考上了重点大学,幸运的进入了父母理想中得公司,可是他错过了无数个能与孙哲平见面的机会。

-

张佳乐只是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他,用尽了幸运值,和孙哲平相遇,燃烧青春缔造了那样绚烂的繁花血景。


评论
热度 ( 2 )